軟銀CEO孫正義感尷尬! 願景基金2019年為何失敗?

早前一直積極爭取上市的WeWork,最終落得延遲IPO的下場,多少會令人大跌眼鏡;而年中成功上市的Uber,處境也並不好,上市以來股價大跌。兩大初創獨角獸在短短一年的估值大幅縮水,最大的冤大頭,竟是日本第二富豪,福布斯富豪榜排名43位的孫正義(Masayoshi Son)!

孫正義日前接受《日經新聞》(Nikkei Business)訪問時表示,為自2019年的投資紀錄感到尷尬,皆因他近年非常看重的Uber和WeWork,在2019年均錄得巨額貶值!其中,Uber自5月在紐交所(NYSE)上市以來,只剩約500億美元,一年間價值跌近一半!

另外,WeWork在連番出現壞消息之下,估值由最高650億美元(約5,100億港元),到現在未能如期上市後,場指出其估值僅餘100至120億美元(約780至940億港元)!一年間估值跌幅更超過8成!Mitsubishi UFJ Morgan Stanley的報告指,願景基金2019年第三季將會錄得3,676億日元(約270億港元)的巨額營運虧損!

為什麼孫正義過去20年間繳出年年超過44%的投資回報率的金漆招牌,一下子被WeWork和Uber打破了?原來,孫正義在這兩項投資中犯了兩個他以往甚少會犯的錯誤:

錯誤一:創辦人成公司雙面刃

無論是Uber創辦人兼前CEO Travis Kalanick,抑或是WeWork聯合創辦人Adam Neumann,都出現了嚴重的自身問題,例如Travis Kalanick被曝管理不善,導致公司內部性騷擾問題嚴重;而Adam Neumann,則在個人行為和操守出現偏差。由於兩位創辦人在卸任前都在公司擁有超級投票權,而作為主要股東,孫正義沒有及時糾正,因而影響公司的聲譽,以及外界對他們的信心,都是Uber和WeWork近期插水的主要原因之一。

錯誤二:出手過分大方 公司連番虧損

事實上,Uber和WeWork在孫正義的資金到來後,太過看重擴大用戶基礎,但就沒有好的辦法增加收入。Uber2019年第1季錄得10億美元虧損(約78億億港元),到第2季更擴大至50億美元(約390億港元),遠遠超過去年全年虧損18億美元(約140億港元)的紀錄;而WeWork的虧損亦相當嚴重,單是去年便大幅虧損19億元(約149億港元);而今年上半年的虧損亦多達7億美元(約55億港元)!分別向Uber和WeWork分別投資超過70億美元(約550億港元)及100億美元(約780億港元)後,Uber和WeWork均未有實質方法令公司快速實現盈利,難怪孫正義在9月出席一場演講時提及,現在的企業,想成功就要盡快實現獲利。

其實孫正義過往的創新投資表現一直相當優秀,比如說2000年向阿里巴巴(Alibaba)投資2,000萬美元購入超過3成股權,目前該筆股份總值已接近600億美元,回報高達3,000倍!而2017年創辦的願景基金光是2018年,便以完成包括Uber、Grab、字節跳動(ByteDance)以及Tokopedia等,合共39筆投資,利潤按年增長近4,000億日元(約290億港元)!

相比去年亮麗的增長,難怪2019年幾項重大投資皆有損手的孫正義認為,2019年是他尷尬和失望的一年。不過,孫正義仍未放棄包括WeWork和Uber在內的投資,除了有消息傳出孫正義有意再斥資10億美元(約78億港元)增持WeWork外,孫正義亦對《日經新聞》表示,WeWork和Uber的發展只是剛開始,並繼續對兩者持有樂觀態度。

WeWork和孫正義對公司的未來有不少幻想,但在其他專業人士的眼中,卻是相當危險的!究竟劉WeWork和Uber遇到的問題,為VC們帶來什麼啟示?立即按這裡,看看他們遇到的難題吧!

(首圖來源:互聯網)

三大編輯精選:

為何IT Startup成功率不足三成? 以色列專家:先問自己6大問題!

Lalamove「賭神」談論創業成功之道! 創辦人周勝馥如何拆解初創三大痛點?

3個「90後」新晉VC 教你如何加入VC行業!

LC

想知道更多林老師的創業及數碼推廣秘技?快點關注我們的Facebook Page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