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黃牛三招」的實名制無法打擊黃牛黨?

民政事務局早前向立法會呈交文件,擬用三招打擊黃牛黨。以下是一些背景資料。

第一招:將《公眾娛樂場所條例》管轄範圍延伸至康文署場地

現時《公眾娛樂場所條例》禁止任何人以高於門票價格轉售圖利,觸犯者可判處罰款二千元,惟康文署轄下場地不受限制。故此黃牛黨炒賣康文署場地的門票,例如紅館、伊館並不觸犯該條例。

第二招:實名制規管

顧名思義,購票者需要於購票時提供入場人士的姓名等資料,入場時亦須於提供已登記的身份證明文件方可入場。

第三招:降低紅館及伊館內部認購門票八成上限

現時內部認購門票的上限為八成,即較受歡迎的演唱會市民可能只有機會買到其中兩成的門票,造成『絕望座位表』現象,引致供不應求,間接助長炒風。


RedSo從一家技術供應商的角度出發,認為是次討論可謂搔不到癢處,因為門票炒賣源於業界並沒有正視資訊科技的基建之重要性。回應第一及第二招,基本上是涉及門票的『實體』本質的問題。

1. 因為門票是實體的,炒賣門票根本無從規管

試想想即使真的落實第一招,政府又可以如何執法?到最後還是要透過偶爾的「放蛇」活動,純粹收收阻嚇作用。正如有議員指出,二千元的罰款,有時多賣一張「黃牛飛」就已經可以「回本」,試問政府要「放蛇」到什麼程度才可以杜絕「黃牛飛」炒賣?退一萬步來說,即使政府把罰款增至一萬元,黃牛黨的值搏空間好像收窄了,但始終無法杜絕炒賣行為,漏網之魚必定存在。黃牛黨也不是傻子,羊毛出自羊身上,只要能將風險成本轉嫁到最終消費者身上,就不是問題了。結果是「黃牛飛」價格向上飆升,但卻未能竭止黃牛活動。什麼商品都一樣,黑市價總是越禁越升,供求定律無法逆轉。

2. 因為門票是實體的,實名制根本行不通

第二招實名制買票、入場的演唱會,RedSo曾經就參與運作過。實名制有兩個問題:一是入場時的具體操作,二是消費者權益的考量,三是個人資料安全性問題。

具體操作

實名制實體票的驗票時間需時,因為驗票員先要用肉眼用手去確認門票真偽,然後要求觀眾出示身份證明文件,核對證件照片和姓名與真人是否吻合。先假設這一連串的動作需時10秒,用簡單的數學估算一下:紅館座位有一萬個,如果要執行100%實名制入場,在所有入場者和驗票者都非常有效率的情況下,共需要10,000 * 10 / 60 /60 = 27.8個小時,如果要在1小時內完成驗票,即最少需要28條入場隊伍,而每條隊伍約有300多人輪候。一般而言入場和搶購門票一樣,會有高峰時段,要有效解決人流等候問題,上述的理想情況的資源投入當然不足夠。對於一些在平日晚上舉行的演唱會而言,如果入口數目及驗票員人手不足,會令觀眾不能趕及開演前進場。

消費者權益

機票、火車票的實名制我們日常生活都可能接觸過,為什麼演唱會就做不到了?因為演唱會門票的轉讓是家常便飯,因為熱門的演唱會門票通常開演前至少三、四個月前要搶購,而通常開演前一兩週,很多時候會突然有事或工作上的需要而不能出席演唱會,為了不浪費門票而轉讓給朋友出席,或者在二手網站上原價售出的例子你總會遇過。實名制再加上實體票,完全扼殺了這種正常的轉讓權利。不能轉讓門票的後果,不代表演唱會舉辦方就能把錢袋袋平安,反而可能會因為消費者並沒有進場而面臨各種退款處理甚至民事訴訟。即使現場有票務窗口進行改名手續,但向觀眾重新印刷實體票,又需要多少額外的時間和人手?

個人資料安全性問題

香港的企業即使大如國泰航空,亦面對個人資料洩漏的問題。早前,我們更發現一些跑步活動的報名系統亦沒有妥善處理個人資料的能力,第三者可以輕易看到參賽者的姓名、地址、電話甚至身份證號碼。如何保證個人資料不會落入不法分子手上絕對是一個難題。


我們認為,「黃牛飛」問題的癥結在於實體票。香港作為一個人均也有數台手機的國際都市,難道沒有人會覺得實體門票很落後嗎?台灣日本等地的演唱會很多都已經把實體票改為接受QR code門票甚至只是在手機上的QR code入場。連保安條件更為嚴謹的機票都已經接納電子登機證(e-boarding pass),為什麼香港的演唱會門票就不能電子化,仍然停留在實體紙質門票的階段?

根據報導,康文署將與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合作,在明年四月成立「智慧政府創新實驗室」,並邀請業界提交既能方便觀眾進場,亦能保障私隱的解決方案。所有租用康文署場地及使用城市售票網的娛樂節目主辦機構均需採用「實名制」購票模式。

電子化門票有很多好處,而且實行上亦很方便,政府不需要等到四月才開始研究。RedSo就曾經為客戶提供實名但可轉讓電子門票的解決方案。由於不需印刷門票,電子化門票的轉讓只是按個按鈕就可以完成,作為消費者肯定有最大的便利。但這方便豈不是令黃牛黨更容易轉售門票嗎?非也!當電子門票的交易必需透過電子平台處理,二手市場轉售也可以在平台上完成。有些外國的票務平台會兼營門票的二手市場,門票轉讓時可以為轉讓價升幅封頂,例如,每次轉讓只可以是原價加百份之 20或限制可轉讓的次數等,平台甚至可以抽取服務費用,為政府及演唱會舉辦者另闢一個新的收入來源。

更進一步,現時大部分智能手機均已內置Apple Wallet或Google Pay等電子錢包功能,這些電子錢包可以儲存各種電子票券,例如機票車票等。如果將演唱會門票綁定Apple Wallet或Google Pay的戶口,非法轉讓就更難以實踐,試問你會將你個人的Google戶口或Apple ID戶口資料交給其他人嗎?

在演唱會門票買賣中應用一些更前沿的技術,如區塊鏈,更可以完全堵截偽造門票的情況,外國已經有不少的例子應用區塊鏈門票,如歐洲的BlockTix。如果演唱會門票買賣也用上區塊鏈技術,內部認購也可以變得更加透明,回應大眾對於絕望座位表的不滿。再進一步,應用區塊鏈中的去中心化身份技術更可以有效解決個人資料外洩的風險,因為當使用去中心化身份技術,個人資料並不需要儲存於任何伺服器之上。以上所說的不是天方夜譚,只是香港科技應用實在走得太慢。

RedSo希望政府可以從資訊科技角度正視「黃牛飛」炒賣問題,如果情況許可,我們定必會向在四月成立的「智慧政府創新實驗室」提交建議,為業界、為香港資訊科技出一分綿力。繼續看看Blockchain如何幫助打擊黃牛。

編輯精選:

唔用Blockchain唔用Smart Contract 政府打擊黃牛有什麼新方法?

有Smart Contract就可以增加買到黃子華棟篤笑的機會率?

為什麼要用Blockchain?區塊鏈如何解決傳統網絡交易的3大難題?

 

想知道更多林老師的創業及數碼推廣秘技?快點關注我們的Facebook Page吧!

About Paulo Lam

林正賢 Paulo Lam,雲端系統及手機應用程式顧問公司Red Soldier Limited聯合創辦人,嶄新電商平台Boutir聯合創辦人。從事互聯網產品開發十多年,客戶包括TVB,HotdogTix演唱會售票系統等等,致力推動雲端系統及區塊鏈的普及,樂意把經驗和心得分享給有意創建Startup的造夢者。

View all posts by Paulo Lam

Leave a Comment